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全球观点

全球观点

沈大伟(David Shambaugh):中美脱钩:是否可行?是否可取?


2018年到2019年期间,有很多关于美国和中国相互“脱钩”的可能性甚至可取性的评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前顾问史蒂夫·班农和现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是这一想法的始作俑者,并不遗余力地加以游说。然而,副总统迈克·彭斯2019年10月24日在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发表演讲时,直截了当地否认脱钩是美国的政策。

这件事有几个事实。第一,脱钩已取得进展,并且仍在进行当中。第二,脱钩可能远不止商业和技术领域。第三,脱钩的程度在不同问题领域有很大区别(这一灵活定义包括中美关系的各个方面,而不仅限于商业领域)。第四,通过限制信息流动和在华外国实体的存在,中国已经采取实质性脱钩行动。第五,一定程度的脱钩有利于美国保护国家安全和比较优势。最后,中美关系在许多方面不可能也不应当脱钩,因为这会两败俱伤。

有些领域率先脱钩并且程度可观,其他领域程度较轻,或只是存在脱钩的可能性。它意味着,这类交流与合作在中美关系中的压舱石作用——在战略紧张时期尤为重要——已经严重下降,不再为中美关系提供支撑。这只会令两国关系恶化,因为只要这些交流还在,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们就有助于遏制新的冷战。

虽然一定程度的脱钩是自然而然的,在商业、国家安全和技术领域都可以预料得到,但是双方必须采取真正而紧迫的行动,让政府和社会两个层面“再挂钩”,而不是“脱钩”。而要做到这一点,对话必须具有实质性,而不是走形式,否则只会使双方的疏离加剧。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对话。

作者: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

来源:《中美聚焦》网站,2019年12月10日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91210/41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