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特朗普访印:制造悬念,重在谋局

(作者:郭学堂,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南亚和印度洋研究中心主任)

 

2月24日至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对印度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这也是过去五年来第二位访问印度的美国总统,访问结束时,两国发表了《美国与印度全球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愿景和原则联合声明》,从访问成果看,特朗普这次访问“虚多实少”。人们不禁要问:特朗普总统跑了将近8000英里只访问印度一个国家,就是为了自己在今年总统大选中的选情?就是为了给足莫迪总理“面子”?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特朗普是个“有利必争”的谈判高手,也是个“有利必取”的商人。这次访问也不例外。从各方面看,特朗普意在制造“悬念”,催人联想,重在印太谋局,为出台“捉摸不定”的外交政策埋下伏笔。

一是军事合作“悬念”。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向印度出售更多先进武器,这样不仅能为美国军工企业赚钱,而且能挤占更多印度军贸市场份额,同时还能加强印度抗衡中国影响力的军事能力,可谓“一石多鸟”。但是,美国的这些期待与印度的“战略自主”之间存在很大的矛盾。

实际上,从美印联合声明中可以看出,两国加强“全面全球战略伙伴关系”的关键在于美印军事合作进展的速度和内容。双方在联合声明中除了在承诺“深化两国国防与安全合作”方面的原则性话语外,似乎特别强调了美国单方面的对印度军事地位和两国军事合作的期待:“特朗普总统注意到,印度具备强大的和行动能力的军事力量有利于维护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基于规则的秩序,他重申有关支持向印度转让美国先进军事技术的承诺,并欢迎印度最近采购MH-60R海军直升机和AH-64E阿帕奇直升机的决定。这些合作将促进两国安全利益共享、就业增长和产业合作。在印度努力获取新的国防能力之际,特朗普总统重申印度具有美国主要防务伙伴地位,并在装备采购和技术转让方面给予印度最优考虑。” 美印两国此前签署的《后勤交流备忘录协定》(LEMOA)和《通讯兼容和安全协议》(COMCASA)被认为是两国国防合作的重大进展。这次两国在联合声明中也表达了“早日达成国防合作方面协议,包括《地理空间基本交流与合作协议(BECA)》”的原则性共识。

这次联合声明在字里行间让印度感到了心里安慰,但也暗示了美国急于向印度出售美式军事装备的强烈信号。美国政府正在竭力阻止印度购买俄罗斯S400空防系统,特朗普总统在萨达尔·帕特尔体育馆的演讲中也暗示美国还可以卖给印度“地球上最好的、最令人恐惧的军事装备”,包括飞机、导弹、火箭、军舰等等。这次区区30亿美元的军购远远满足不了特朗普总统的胃口。

一方面,莫迪政府觉得美国政府越急于推动“印太战略”,对印度的战略需求就越强,印度就越能保持自己的“战略自主”,另一方面,美国却竭力推动印度在中美博弈中“选边”。在特朗普访印之后,莫迪政府能否在美国的“战略诱惑”下“让渡主权”?这个问题将考验莫迪政府对美战略的容忍度和灵活度,需要密切关注。

二是美印贸易谈判“悬念”。在特朗普访印前,媒体传出两国将在他访问新德里时签署一份“迷你型”的双边贸易框架协议,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次访问未能取得突破呢?我们不妨听听特朗普总统本人怎么说,他在萨达尔·帕特尔体育馆演讲时明确说,“美印将来是要签署一个很大、很大的、迄今最大的贸易协议”。“现在印度是美国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而美国是印度最大的出口市场,但莫迪是个很难对付的谈判对手。”他毫不掩饰地提醒印度人要取消投资和贸易壁垒。

加强能源领域合作应该是美印缓解贸易争端的一种比较好的手段。两国联合声明中说,“双方欢迎两国在碳氢化合物贸易、投资领域日益密切的联系”,通过“战略能源伙伴关系”,双方寻求“加强能源安全,在各个能源领域扩大能源和创新联系”,“加强战略协调并促进产业界与其他利益相关方的互动”。双方还特别强调,“美方有潜力帮助印度实现焦化和冶金煤炭和天然气进口源多样化的目标,并欢迎近期旨在加快印度市场接入液化天然气(LNG)供应的商业安排”。双方还“鼓励印度核电(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 of India Limited和西屋电气(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尽早敲定有关在印度建造6座核反应堆的商业技术的方案”。

但特朗普不是一个满足于在原有协议或规则上进行“小修小补”的人。与印度达成一个只有数十亿美元的贸易协议,对特朗普来说,如同一块石头扔进大海,连一点“涟漪”都掀不起来。特朗普要的一定是对美国不仅有利的,而且还能对美国的“印太战略”和大国关系都能产生影响的“很大的协议”特朗普自称“关税男”,他曾在国内选举造势演讲中批评印度是“世界关税王”。在中美完成第一阶段谈判后,印度可能成为2020年特朗普政府在解决贸易争端问题上重点“关照”的国家。

现在离2020美国总统大选还有半年之久,美印在现有谈判基础上需要加快谈判步伐,才能给特朗普的国内选情加分。然而,双方到底能达成多大的贸易协议,在博弈手段和结果上都存在着悬念。

三是美国在印度人权和宗教冲突问题上的政策存在“悬念”。就在美国白宫宣布特朗普访问印度不久,由4名参议员组成的国会两党小组曾致函国务卿蓬佩奥,对印度政府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和在公民身份修正法案(CAA)问题上采取的行动表示严重关切,要求美国政府对克什米尔地区的人权状况和印度的宗教自由进行评估。

但是,特朗普不仅没有就印度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向莫迪政府提出批评,反而在记者见面会上就他访问期间发生的德里骚乱表示“这决定于印度”,并认同莫迪总理上任以来印度在维护人权和宗教自由方面所取得成绩,并大加赞赏。难道特朗普政策的外交政策回归了“传统现实主义”?

有种情况需要引起注意:美国白宫和国会经常在对外政策扮演“黑脸”和“白脸”角色。最近,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印裔专家阿什利·泰利斯(Ashley J. Tellis)针对印度持续发生的带有严重宗教色彩的社会暴力指出,“华盛顿有一种信念,那就是美印良好关系对美国的未来必不可少,而这种信念正在被摧毁。”

在访问结束时,特朗普总统形只影单地举行了记者会,莫迪总理因为国内发生严重暴力冲突而缺席。特朗普算是给足了莫迪面子,因为他很清楚,印度必须在美国实施“印太战略”、对印售武和双边经贸谈判中给他“有所回报”才行。

四是美国在印巴克什米尔争端问题上的政策“悬念”。此前,特朗普总统多次表示愿意在克什米尔争端问题上充当调解人,但遭到印度明确反对。这次他面对11万印度人正在兴奋地演讲时,由于表扬了巴基斯坦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军事武装方面的表现,还说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非常好”,马上“领教”到印度人的“冷场”。之后,他绝口不再提巴基斯坦的好处,反而在两国联合声明中与印度共同“呼吁巴基斯坦确保其控制下的领土不被用于发动恐怖袭击,并迅速将包括孟买恐袭案、帕坦科特袭击案元凶等在内的行凶者绳之以法”。特朗普一反常态,难道真的是要和莫迪一道向巴基斯坦施压?

就在2月29日,美国与塔利班签署了和平协议,特朗普本人和国务卿蓬佩奥都公开对巴基斯坦在美塔谈判中给予的支持表示感谢。特朗普如果说巴基斯坦已在大力支持美国的反恐政策,新德里该做些什么呢?在印巴之间制造“悬念”本身就是悬在印度人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总体看来,特朗普总统的这次印度之行有助于推动美印两国的战略合作,这是不言而喻的。特朗普希望这次访问是“今天栽树,明天摘果”。